狄青是北宋时期名将,他最后的结局怎么样?

2021-10-04 18:13

狄青是北宋著名的军人。出身贫寒,自小参军,脸上有纹身,擅长骑射,人称“绵尼将军”。行军打仗,先整顿部队,制定明确的奖惩办法,与战士们共患难。因此,虽然敌人突然袭击,但没有一个士兵不敢向前冲锋,于是他派兵屡建战功。到了宋代,在重文抑武的背景下,皇帝和文臣怀疑狄青,狄青就判了周琛,最后抑郁而死。

宋仁宗宝源元年,党项不安分的首领李元昊发动战争,第一次宋夏战争爆发。当时西夏兵马跃过衡山,关中地区岌岌可危。宋朝派兵抵抗。两军全面对峙。在宋军中,一个披头散发,戴着青铜面具的将军很快就把刀砍了,让人不寒而栗。只见他多次出入敌阵,战无不胜,无人可挡。在与西夏军作战的四年时间里,他前后参加了二十五次战争,受了八处箭伤,战功卓著。这位30岁的年轻将军在——年接受兖州的指示。

年轻时,狄青在村里很有名。他“天生性格刚强,善骑射”,一直欣赏军中将领的风采。很多当地的任侠少年来这里依附他,有点像铜锣湾驮着陈浩南。你出去玩的时候总是要还钱的。几年后,狄青因犯罪受到惩罚,被派去参军。面条在当时是一种惩罚,也就是纹在脸上,可以防止罪犯逃跑。头骨表面的疤痕伴随着狄青的一生。

当时西北局势动荡,李元昊频频制造事端。中央政府发动了一个伟大的青年来支援边疆。狄青神也在其中,在兖州从军。世界上不缺人才,但人才难遇机遇。狄青,幸运地抓住了机会。兖州生活艰苦。两军交战不断,睡不好觉。正是这段艰难的时光,让狄青一步步走上了历史的舞台。在部队小学校的时候,狄青也惹了一些麻烦,按照军法被裁。可是,身在兖州的樊勇,见他是个人才,就放了他。后来的事件显示了樊勇敏锐的眼光。宋夏之战后,狄青一战成名,“绵涅将军”之名威震天下。

对外,狄青英勇无畏,学识渊博,实际上是个将军。对内,狄青谦逊寡言,颇有绅士风度。德才兼备的年轻人天生有魅力。宋夏战争期间,跑堂判官朱茵和狄青见过几次面。每次谈起军务,都忍不住赞叹狄青的才华。朱茵不仅欣赏狄青,还把他介绍给好友范仲淹和韩琦。在宋夏战争期间,大宋朝的两位著名人物在这里担任副都督,改革西北军事,巩固边防。朱茵可以说是迪庆的伯乐。后来被贬而死,狄青竭尽全力帮助家人。狄青当然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有和朱茵相似的命运。

范仲淹认识狄青后,也很爱他。他情不自禁地发扬了“做一个好国家,不先培养人才,不先说服学生”的教育思想,想着教他读《左氏春秋》,还说:“我不知道古今,但我永远勇敢。”003010被列为儒家经典,不是一部简单的历史书,但也包含着儒家伦理和尊卑观念。范老夫子的举动很有意义。从此,狄青跟随导师范仲淹刻苦学习,双手刻苦,逐渐“学习了秦汉以来将领的兵法”,成为军中难得的秀才。

在边疆的十几年里,狄青取得了杰出的成就,担任过节度使和总督,最后被调到了丙级

身居高位后,狄青依然很优雅。黄游四年,广元国农高智起义,岭南地区动荡不安。文官孙振和狄青一起带兵南下,狄青担任主帅。战略计划出自自己之手,尤其是昆仑关一战非常漂亮。战后,狄青侥幸将它送给了孙振。孙冕本人就是一个人品很差的人,贪吃宴席,纵情女色,多次赢过妻女。看到狄青如此高风亮节的人,不得不折服,自卑。

在这场战斗中,下属们曾经发现了一具穿着龙袍的无名尸体,他们都认为这是叛军首领侬高智。狄青说,没有证据,他宁愿相信农高智逃跑了,也不愿为此邀功。说来也巧,这个侬高智再也没有出现过,据说他流亡到了大理。

103010年,也有记载,有人自称是唐朝名臣狄徐人杰的后裔,到狄青探亲。他们还夸口说狄青也是狄徐人杰的后裔。狄青出身贫寒,又不想依附名门望族,便笑说:“安怎敢在一时的情况下,拿自己和梁公作比较?”当人们把这件事与“郭崇韬之墓哭童仪”相提并论时。

五代十国唐末名将郭崇韬出生于庐山郭的“杨过堂”,唐代名将郭子仪出生于华阴部落的“汾阳堂”。郭崇韬成名后,马屁精们眉来眼去地说:“英明的神武将军和汾阳王郭子仪有关系吗?”?

知道自己和老郭没有血缘关系,小果还厚着脸皮说:“家谱不幸失传,但之前有人说汾阳王是我们的第四代祖先。”他演戏到最后,后来带兵伐蜀,路过墓时,甚至还特意下马哭泣才离开。这种误祖宗的事,狄青是不愿意做的。由此可见,狄青是一个老实人。官场上,老实人是要被欺负的,老实人武将是要被不老实的公务员欺负的。更何况是在宋代,“重文教轻武艺”的思想在宋代始终贯彻,武将的地位始终十分尴尬。

北宋王虎的《左氏春秋》中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:有一次,宋真宗想选精于射箭的弓箭手,与契丹使者相比较,胜出者待遇优厚。科举出身的文官陈尧咨,正巧是一位技艺高超的弓箭手,想将指挥权改为武直,与契丹人一较高下。这个陈尧咨,就是欧阳修《梦溪笔谈》里那个枪法高超,自信入迷的陈康苏红。结果,他妈妈听到后就生气了。她打了他一顿,骂他:“你是状元,你和你父亲都是文章做的。”

名,入朝为官,现在居然贪图武官的俸禄,丢不丢人啊!”此故事生动地反映了有宋一代社会普遍认同的“重文轻武”的价值取向。

  当初,宋太祖赵匡胤以殿前都点检之职掌控后周精锐部队,最终通过兵变夺取政权。他本人深知军权掌握在外人手中有多么危险,所以极力削弱武将权力。一出“杯酒释兵权”的大戏,先把石守信等禁军高级将领忽悠走了,接着逐渐把中央及各地节度使的兵权收回。将领交了兵权,军队还是要有人率领,于是宰相赵普提出了“更戍法”。更戍法,实际上就是不断地调动军队驻地,不断地调换统军将领,造成兵不识将,将不识兵的局面。唐末五代以来武将专横跋扈的地位成为过去式,大宋将士的战力也日渐疲软。

  宋太宗赵光义即位后,更是明确“重文抑武”的方针,先是优先发展高等教育,科举人数扩招。然后大规模重建三馆,亲自赐名为“崇文院”,并亲率文武百官到新建成的秘阁登楼观书。宫中原来有个“讲武殿”,宋太宗觉得这名字不好,改成了“崇政殿”。到了仁宗一朝,早已形成“满朝朱紫贵,尽是读书人”的政治环境。让狄青这样身居高位的武将犯难的,不是敌军的刀剑,而是文臣们的言语。

  由于受到“重文抑武”风气的影响,不是所有文臣都如尹洙、范仲淹一样对狄青那么友好。自狄青从地方调任中央开始,朝中文臣就一直不服他。侬智高造反时,朝廷起初以孙沔等文官为安抚使,带兵讨伐,收效甚微。宋仁宗想让身在中央的狄青挂帅出征,总督诸将,独掌大局。谏官韩绛跳出来说,武人不宜专任,我反对。一旁的大臣庞籍,即包公题材文学作品里经常出场的那位庞太师原型,这时倒替狄青说了句好话,说若以他人为辅佐,对狄青形成掣肘,“号令不专,不如不遣”。

  宋仁宗听从了庞籍的建议,派狄青统制南征战事。临行前,狄青豪言:“臣是士卒出身,除了上阵杀敌,也没有什么可以报效国家了。现在只希望能带些人马,去把反贼的头砍下来,送来京城!”狄青一去,果然捷报连连,宋仁宗可高兴了,对庞籍说:“这都是卿的功劳啊。等狄青回来,让他当枢密使,同平章事呗。”庞籍这下慌了,说,这可万万不可啊。随后接连在宋仁宗面前唠叨了好几天,此事就此作罢。

  可没过几天,宋仁宗突然很严肃地对庞籍说:“狄青平南有功,之前赏赐得不够,朕还是想封他为枢密使。”庞籍又急了,您这不按套路出牌呀,于是提出退至政事堂商议。宋仁宗说:“没必要去政事堂,你们就到殿门口商议,朕坐这里等着!”最终,狄青坐上了枢密使的位置。两宋能以武将出身登此高位者,寥寥无几,宋仁宗对狄青的信任可见一斑。

  就任枢密使之后,狄青过得更不开心。先是有人在京城里传播各种八卦新闻,比如《惊!枢密使家中狗竟长角》、《满室红光,这么震撼的现象你见过吗》、《昨日开封发大水,领导夜宿相国寺》。这几件事,先是狄青家的狗会长角,然后又是狄青家里有“光怪”之象。最后则是说有一次开封发洪水,狄青举家搬到相国寺大殿居住。相国寺在北宋深得皇室尊崇,这大殿岂是你想睡就能睡的?

  百姓对此很好奇,一时议论纷纷。这些传闻都不得了,比如满室生辉这种现象,经常出现在帝王出生的传说中,传播这些谣言的人,居心叵测。朝中文臣终于向狄青发起“进攻”。据宋人王楙《野客丛书》记载,狄青为枢密使时,文彦博一直跟宋仁宗进言,请求将狄青调离中央,并削弱其权力。宋仁宗不乐意,说,狄青是忠臣啊!文彦博冷冷答道:“太祖岂非周世宗忠臣?但得军情,所以有陈桥之变。”文彦博这番话,可谓字字诛心。


上一篇:清朝末位掌印御医手稿揭秘光绪死因
下一篇:深夜聊天男朋友的空间惨白遗照
扩展阅读
各代皇帝“夜生活”:妃
各代皇帝“夜生活”:妃

有人说,每天晚上,皇帝会“称她为幸运”一个后妃,叫一个妃子伺候她的床,太监们会把她抱到或扛到皇帝的地方伺候她的床。还有人说皇帝的床没有包角,被叫她幸运的妃子脱下衣...点击了解…

研究者发现有两套时间系
研究者发现有两套时间系

如果问,最让 科学家 困惑却又着迷的事是什么?毋庸置疑,基本上可以确定答案是众口一词的,那就是处于当今科研之巅的量子理论,即量子力学中呈现出来的那些最让人摸不着头脑...点击了解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