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70年苏联大军压境 引发全民动员大练兵

2021-10-01 00:10

“每个班都有枪,空枪也没有子弹,晚上站岗吓唬人。枪支全是劣质品牌,包括三八封面、汉阳造,最好的是捷克762,其他的根本就是气枪和运动枪。”。1970年12月初,华北陷入寒冬,气温较往年偏低。半夜11点,紧急集合的军号震动了河北省霸县异常寒冷的空气。

1970年苏联大军压境

“同学们!不,同志们!刚接到上级命令,一小队美蒋间谍空降白洋淀地区。上级命令我连连夜以急行军的速度进攻90里,明早6点前到达目标区域围歼这一小批美蒋间谍!出发!”

说话的人叫田。她是天津大学南开大学附属小学(俗称“天南大学附属小学”)的六年级班主任。此刻,她正在担任全校露营训练队的指导员。

“那天晚上,地上有冰雪,周围是浓雾,100多名少年在冰天雪地的夜里疯狂奔跑!”当时上五年级的徐春回忆说,“没有人掉队,没有人哭,没有人抱怨。”

激情的口号爆发了:

“下定决心,不要害怕牺牲,克服一切困难,争取胜利!”

“一不怕苦,二不怕死!”

当娃娃们第二天6: 30到达河北省安新县东部的赵北口村时,他们取得了接近强行军的成绩。“因为走错了路,7个半小时就行进了110英里,相当于跑了1.3个马拉松,平均时速14.67英里。”徐春计算了一下。

“在乡间小道上,背着39斤的重物,一脚深一脚浅,这么长距离的跑步,让我再重复一遍,恐怕是完全不可能的。”徐春认为,当年的“壮举”取决于“精神力量”。

冲上白洋淀冰面的学生欢呼雀跃。老师安排徐春的炊事班给每个人造一个炉子,烧水烧脚。“几乎每个人脚上都有血泡,但当时每个人都觉得很光荣,而且他们身上的血泡比对方多。我脚上的泡泡最少,感觉很没面子。”

1970年苏联大军压境

“后来,我们在赵北口村住了几天,走访贫困户,问苦问苦,告诉我们正在经历的事情,帮助老乡们晾晒鱼干、搓玉米芯。晚上,男生经常溜进白洋淀滑冰。”随后,天南大学附属小学的学生基本按照来时的路线返校:赵北口村-尖岔铺-方胜-杨芬港-杨柳青-天津。

“前后有15天的训练,来回路程400多英里。”行军中,“吃、住、走、打”的内容清晰地铭刻在徐春的脑海里:

第一天,从天津到杨柳青走了33里,大部分人半死不活,有的人脚上开始起水泡。那天住在杨柳青中学,有现成的食堂设备,暂时不用挖炉子。除了老师大家都不会炒菜,但是大家都在家做过和面、剁馅、做馒头,所以就做了馒头。一个男生送6个,另一个女生送3个,有的男生吃十几个。

第二天,离杨芬港还有30多英里。有些人吃不好。“从杨芬港出发,我们住在老家。那年我们也学了老坝路的样子,给父老乡亲挑水打扫卫生,每个肩膀都红肿。”

第三天在杨芬港休息,让老巴路讲打鬼子游击战的故事,让民兵连长讲军事技术、瞄准、刺。

第四天,我走到方胜,第五天,我走到茶叶店。距离三十多里,早晚走了两三个小时。徐春的炊事班每天要为全公司做三顿饭。“一般馒头、蒸馒头、蒸馍馍、粥都是蒸的,基本没有炒菜。当你送馒头和馒头时,每个人都会多送几根咸萝卜串

1969年3月,珍宝岛爆发武装冲突,苏军在中蒙边境制造百万士兵。1969年10月,全军进入战备状态。毛泽东要求全党学习军事,重视战争,备战,采取积极防御的战备思想。野营训练的序幕首先是由军队拉开的。

1969年11月至12月,沈阳军区某师将部队撤出军营,进行了“千里营”。与此同时,新疆军区和济南军区的一些部队开始巡视。

1970年2月,毛泽东在《总参谋部关于新疆、沈阳、济南三地野营训练的报告》中写道:“这次训练不错。”

1970年11月17日,北京卫戍部队提交了一份关于千里宿营的总结报告,报告中提到,卫戍部队组织了13个团进行千里、千里宿营。

练,同时组织6个团进驻山区农村,结合战备疏散,进行了以练“藏”、“打”为主的野营训练。

1970年11月24日,毛泽东这样批示:“全军是否利用冬季实行长途野营训练一次,??大、中、小学(高年级)学生是否利用寒假也可以实行野营训练一个月。工厂是否可以抽少数工人(例如四分之一,但生产不能减少)进行野营练习。”

中央当即召集京津沪等地代表,就野营拉练问题座谈。《周恩来年谱》中记录,周恩来接见进京出席座谈会的全体人员,强调开展野营拉练“要从实际出发,要因地制宜,自觉自愿”,“不能给人民增加负担”。

12月8日,周恩来将中央要求“全国各族人民要以毛主席十一月二十四日重要批示为纲,立即掀起一个‘实行野营训练’的热潮”的通知稿送呈毛泽东,毛泽东作出第二次批示:“如不这样训练,就会变成老爷兵!”各地纷纷成立“野营拉练指挥部”,全国掀起野营拉练潮。每个班一支枪,空枪没子弹

“11·24批示”一出,天津高校立马行动。

“指示传达没有两三天时间,大学教师就出动拉练了。站在南开大学的大中路旁,看着一队队背着背包、脸盆、花花绿绿宣传品的眼镜们列队行军,真是热闹。”许椿说,到了11月底,中学生也开始拉练。

根据当时中央的通知,大中城市学校的野营训练,可在寒假或者暑假期间分批分期进行,大学每批一个月,中学和小学五六年级学生,每批二三十天。1970年底,野营拉练在全国渐次铺开:

11月27日,沈阳市革委会召开全市电话会议,决定先在6个工厂和中学试点,拉练地区在沈阳市郊区各县。野营活动大体分4个单元:政治教育10天,军事训练4天,劳动7天,行军7天,行程三四百里。

12月15日,上海市革委会发出《关于实行野营训练的通知》,成立野营训练指挥部。

北京市教育部门安排,中学在春节前的1月进行,小学六年级在春节后的2月进行,五年级以下的学生不进行长途拉练,只到近郊走走,当天返回。拉练前,整编队伍、全副武装是两个必不可少的环节。

“完全仿照部队编制,三个教学班(各40多人)合编为一个连,每个教学班就是一个排。连长由男班主任、教珠算的马老师担任,指导员由女班主任、教语文的田慧珠老师担任。学生里的红小兵大队长当副连长,中队长当排长、排副,小队长当班长、班副,其余都是战士。”因为出身不好,许椿既当不成红小兵,也当不上普通战士,最后被安排到炊事班。

至于武器,“每个班一支枪,空枪没子弹,晚上站岗吓唬人用。枪都是杂牌,有三八大盖,有汉阳造,最好的是捷克762,还有的干脆就是气枪、运动枪。”许椿说。

当时,即使在部队,武器装备也显得紧张。曾在某装甲兵技术学院培训的罗燕明说,“拉练多是冬练三九、夏练三伏。1970年冬天,北京到了零下17摄氏度左右,雪地住宿、露营都是训练内容。因为经费紧张,枪里一般没有子弹,当时坦克开1小时就耗费200多块钱,部队规定一个驾驶员一年只能开8小时坦克。可以想象,拉练时驾驶装甲车的时间并不多,更多的时间是在帮老乡维修拖拉机等机具。”

“一直到1974年,每年学校都会组织一次野营拉练。不过那么远的没有了,多数在天津西郊区范围之内,个别会走到河北霸县。夜间紧急集合也搞过,但是像我们第一批那样的长途急行军、强行军再也没出现过。”在许椿的记忆中,1974年下半年,中小学校不再搞野营拉练。

据《中共上海历史实录》称:“截至1974年11月底,全市共有307万人参加了野营训练,造成生产、教学正常秩序的混乱和人力、财力、物力的浪费。”

“现在回想发生在战备年代的野营拉练,强度高、条件艰苦,是当今生活条件好的人们无法想象的事情。”许椿说,1979年天南大附小解体了,当年担任连长的马老师两年前去世,“我今年51岁,同龄或者稍大些的这代人,野营拉练是我们的共同经历。”

本文原载于《瞭望东方周刊》2009年第32期,原题为“1970:全民大练兵”


上一篇:火场现女尸通辽少年制造抢劫杀人焚尸惨案
下一篇:古代男女的肌肤之亲
扩展阅读
娃哈哈要做智能机器人 愚
娃哈哈要做智能机器人 愚

4月1日上午,有网友在发现娃哈哈成立了人工智能机器人公司——浙江娃哈哈智能机器人有限公司,该公司成立于2019年3月27日,注册资本4000万元,法定代表人为宗。公司经营范围包括:...点击了解…

宇宙大爆炸之后(透视)
宇宙大爆炸之后(透视)

中国可能承担TMT项目的多部分建设 如果你是一个天文爱好者,你一定不能错过夏威夷的莫纳基亚山。这座海拔4200多米的死火山,以其独特的高海拔、低气流的地理优势,成为了一个绝...点击了解…